西安失业地产人,像极了90年代的下岗工人

来源:贞观 | 发布日期:2024-02-21 14:43

最近看到一则报道,截止2023年12月,地产行业失业人数已超40万。其中有近超过一半的人是80后。我——一个从地产人离开的80后,在看到这个数据的时候,不自觉地后背发凉了一下。上世纪90年代,父辈经的“下岗潮”居然又一次发生在了我们的身上。这一切,如同轮回一般,避之不及却又在劫难逃。

离职前,我曾是个地产策划,主攻投拓拿地,其实就是帮公司囤地。老板若是相中一块地,我和我的团队会第一时间考察土地及周边配套情况、了解片区规划、估算土地价值,然后快速出具一份项目投资计划书,一边跟土地主管单位提案、汇报,一边协助投拓部门同事融资、找寻合作伙伴。地产业发展势头迅猛的那几年,每个人手里都会同时推进好几个项目,加班、出差、熬通宵几乎是家常便饭。

2021年开始,地产业逐渐走向低谷,知名开发商一个接一个爆雷,我所供职的小房企融资难度也越来越大,我负责的几个项目因为资金问题被迫停滞。随之而来的是,主业工作越来越少、非岗位职责的事务越来越多、奖金越来越少,不过,基础薪资倒是还有保障。有段时间,地产大神、经济学家、知名企业家都在唱衰这个行业,我也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担忧——担心突然失业,没了收入来源。于是,开始关注其他工作机会,前后面试了几家企业,无奈薪水实在太低,只好选择在原岗位上继续观望。下半年,全员降薪10%,年底甚至一毛钱年终奖都没发,大家私下叫苦,却几乎没人主动辞职。

2022年开春之后,公司开始裁员,隔三差五就有人离职,我所在的部门也有同事被“优化”。暂时还没丢工作的人们,像是在等待楼上邻居即将扔出的第二只靴子,焦虑程度可想而知。整个2022年,公司一直在进行薪酬改革,一会儿降低底薪提高绩效比例、一会儿要为大家“暂时保管”绩效工资,总之是变着法的降薪。我自知这个行业不宜久留,努力尝试跳槽,然而,直至年底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去处。好在运气还行,在原岗位上扛过了2022年。时间之河在流入2023年之后,不少行业迎来了春天,但地产业却未等来哪怕一丝的转机与起色。我,在这一年的春天失业了!

想来,我失业的引爆点实在是荒谬——有段时间,部门负责人的精神状态好像极度糟糕,隔三差五就要把同事们叫去会议室痛骂一顿,大家觉得莫名其妙,有人顶撞、有人心平气和问缘由,得到的回应往往是更加不堪入耳的脏话。三月,我在连续加班数周之后,后背疼痛难耐,想请假去看医生,上司非但不批假,还把我拉去一间小会议室骂了个狗血喷头。听她吼叫了数分钟,我才沥青了挨骂的理由——她认为我找她请假的时候,说话口气不太礼貌,对她“不敬”。我为自己辩驳了几句,她变得愈加疯癫,骂人骂得更狠了。时至今日,我早已忘记她那日骂过我的话语,可她狰狞的面孔、歇斯底里的咆哮声,却依然记忆犹新。

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,我沮丧至极——地产业毫无未来,这份工作也岌岌可危,我该何去何从?想到自己挨骂时被践踏的尊严、快要抑郁的心理状态和疼痛难耐的脖颈与后背,我安慰自己:要不然,辞职休息一阵子吧,反正还有一点余粮,饿不死的。

第二天上班后,我花了不到两分钟写了一份辞职报告,下午便办理手续回家了。离职的过程顺利、高效地超乎想象。

■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剧照

离职之后,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听到有同事失业的消息。后来,听说前东家换了办公地点、改了公司名称、增加了降薪幅度、老员工走的所剩无几……而我,待业在家,闲来无事,拿前东家开涮,写了一篇关于前东家在办公区设佛堂的文章,发表于贞观之后,收到了失业前同事们的一致赞扬,甚至有人发红包给我,要求我多写几篇文章,揭露一下前东家的丑行。

我在家待业了快半年,终于在下半年的时候,上岸了一家快消品公司。出于意料的是,入职第一天,居然遇见了地产公司的老同事,两个!一个此前是招商岗,一个是报建岗,现在都是这家快消品企业的销售。在惊讶于世界之小之余,不得不惊讶地产这座大厦的倾倒速度。

■ 图源网络

我们仨撞见之后,一起吃了一顿饭,说起各自从前东家离职的经过,真是一个比一个离谱、荒诞。

报建岗的同事说,她负责的一个项目因为融资困难不得不搁置,公司却又想迅速拿回竞标时缴纳的好几千万土地保证金,于是给她定了一项KPI——一个月内,让政府退回保证金,否则,辞职走人。不出意外,她的kpi没有完成,工作自然也就没有保住。公司辞退她的时候,一分钱赔偿金都没给,找她谈话的人事部负责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说:“你要是不服,也可以去申请劳动仲裁,反正公司现在一身官司。”

招商岗的同事是在外地出差期间接到部门解散通知的,等他出差回来,报销完差旅费便被迫离职了。失业之后,他去一家养老地产企业工作过一段时间,试用期满后不给他转正,离职了,待业了一阵子,实在找不到靠谱的工作,转行做快消品销售了。

聊起未来,我们三个年过三十的中年人一个比一个茫然。经济低迷的现在,快消品也并不好做。目前的企业,人员流动性极大,谁也不知道手中的这个饭碗能不能捧稳。恍惚间,我想起了90年代——那时候,我们的父辈,跟今天的我们一样,接二连三的被行业和单位抛弃。